關鍵字: 難民

【諾貝爾和平獎專題】歐盟為「地中海冤魂」做了什麼?──難民議題上「防衛」與「偷渡」的惡性循環
[編按]浩然基金會與國立成功大學台文系聯合邀請2015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團隊(Le quartet du dialogue national / 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來台,本文作者梅沙悟德.荷穆達尼(Messaoud Romdhani)將作為團隊代表出席在台灣的活動。長久以來,地中海就被視為是孕育不同文明的搖籃,連結不同的人... 閱讀更多
【投書】李瑞珠:失根的透明者──緬甸、泰國,何處才是他們的故鄉?
泰國是東南亞區域中,政治情勢及經濟環境相對較穩定的國家,吸引了大量來自週邊國家討生活的外籍移工們。根據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估計,在泰國境內約有300萬名緬甸移工,合法及不合法的都有。這些人許多來自於偏遠貧困農村,有的是舉家從緬甸境內遷來、有的是來到泰國後組成家庭,由於沒有緬甸護照,或無力負擔工作證的高額費用,缺乏身分而衍生... 閱讀更多
林汝羽:你願意,在自己家裡接待難民嗎?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在去年委託GlobeScan所作的一項調查,全球難民受歡迎指數中,最願意對難民開放空間提供庇護和居住的國家分別是中國、德國和英國。這項「難民歡迎指數(The Refugee Welcome Index)」是以西方觀念中的距離遠近來衡量,抽樣詢問全球27,000人:「你個人有多能接受逃離戰亂或迫害的人們?」受訪者利用以下的量表來衡量接受程度:0代表「我拒絕他們進入國內」、33代表「我... 閱讀更多
侍建宇:從一個台灣「壞孩子」,變成敘利亞難民與土耳其政府的橋樑
敘利亞內戰夾雜全球伊斯蘭主義與恐怖主義的威脅論述,造成人民流離遷徙。地處比鄰的土耳其從2011年開始,接收了大約300萬的難民,大概約占土耳其總人口的3.5%,對土耳其的內政、經濟、甚至社會安全的顧慮,帶來巨大的挑戰。身處遙遠的小島,難民議題好像離我們很遠。你或許不知道,在土耳其,有一位努力建立難民與當地人關係的重要推手,就來自台灣。他的名字,叫做胡光中。▍學阿拉伯語的「不一樣人生」與一般台灣人的... 閱讀更多
【守候難民的那雙手演講系列】流亡者的邊境醫院──為了助人,她走進叢林
我過去28年來,都在泰緬邊境工作。1988年,緬甸政府軍隊鎮壓當時的民主運動,許多學生與平民逃往邊境高地,那裡由少數民族武裝部隊所掌控。這些民族當時正與中央政府對抗。[1]當我到達邊境的時候,逃亡當地的學生與平民有將近1萬人。整個泰緬邊境長約2,000公里,分布著許多不同的少數民族,包括克倫族(Karen)、孟族(Mon)、撣族(Shan)等等。我是克倫族人,也在克倫邦生活工作,因此我到了克倫族的... 閱讀更多
【守候難民的那雙手演講系列】曾柏彰:走到邊境才知道,原來為了生存,人得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我在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剛畢業的時候,曾申請到梅道診所見習一個月,那段時間對我後來關於自己人生的選擇與對生命的看法,都有很大的影響。我想先談談我是怎麼知道梅道診所的。這一切都是因為賴樹盛先生寫的《邊境漂流:我們在泰緬邊境2000天》這本書。這本書現在很珍貴,已經絕版了,有點可惜,不太容易直接訂購到。其實我自己的那本書也是二手的,不過我發現裡面有賴樹盛先生的親筆簽名,感覺好像書有了不同的溫度。我覺得這... 閱讀更多
曾柏彰:重返美索──他們的未來,仍在持續漂流
那時是2015年的雨季,美索(Mae Sot)鎮上小餐館裡,一位背包客探聽從泰國穿越邊境到緬甸之事,眾人皆勸他打消念頭。少數民族與緬甸政府軍隊之間,戰火未熄;有人曾經乘車於公路之上,忽然便槍聲四起,驚險萬分。作為關口的泰緬友誼大橋,早已封閉多日。同樣是雨季,2017年,我隨著Glocal Action的公益旅行團重回美索。泰緬友誼大橋上下,明渡暗渡之人,難以悉數。泰國政府頒定新的勞工政策:聘用非法... 閱讀更多
【難民船上的人】劉吉雄:那些出逃的生命,都講述著我們看不見的歷史
我與《不漏洞拉》作者黃雋慧的關係,是未曾謀面的跨國網友,因為關注彼此計畫而產生交集。我們的討論主題是1970年代到1990年代間的越南難民,特別是其中經由海路出逃的「船民」(boat people)。在「台澎金馬花東蘭嶼綠島共同體」的集體記憶,以及聯合國體系的所知紀錄裡,「澎湖越南難民營」(1977~1988)幾乎無人知曉。在紀錄片的檔案考掘過程中,我個人內在的最大懸念是:離島/本島、例外/常例、... 閱讀更多
張正:18張邊境的背影
終於到了泰緬邊境。一直知道有群台灣人在泰緬邊境搞東搞西,美索、克倫族、梅道診所、辛西雅醫師,這些字眼也總在身邊不停出現。這段期間,賴樹盛寫了《邊境漂流:我們在泰緬邊境2000天》,同在該處服務的台灣女孩黃婷鈺,也出版了深情的《105號公路》,而更早進駐當地的前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林良恕,不僅成為克倫族媳婦,還成立了Borderline Shop(邊界創作集社)、Chimmuwa手織品工作坊,讓克倫族... 閱讀更多
吳媛媛:該給流浪乞丐錢嗎?一堂瑞典歷史課的思考
有天我先生正要開始給學生上歷史課,聽到幾個同學在談論隆德車站前乞討的吉普賽人,一個學生說「那些吉普賽人有手有腳怎麼不去工作?快滾回去!」我先生心血來潮,用一節課跟學生談吉普賽人的歷史。吉普賽人來自印度北部,他們的名字Rom,Lom,或是Dom可能是來自印度的種姓制度下的賤民階層,他們一邊旅行一邊從事短期農活、廢棄物處理、街頭表演或算命,其中也不乏乞討或偷竊。中世紀時他們散佈於中亞、中東一帶,後來許... 閱讀更多
林汝羽:永安之島──我們準備好思考什麼是「接納難民」了嗎?
「台灣需要什麼樣的難民法?」這是我在去年夏天接受龍應台基金會《思想地圖》計畫的贊助,離開台灣上路旅行時追尋解答的問題。我不是學法律的人,我不太清楚法條該怎麼寫,才能確保沒有人會被法條制定時所沒有考慮過的案件擊倒、受傷、生命的損失得不到補償。「受傷」寫就之後,在執行層面、在輔導層面、在解釋法律成為所有法條適用者必須具備的常識時,蝴蝶已經從捕蟲網中飛走,牠的生命有牠自己的過程。而執網的人,總感到無限失...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