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猶太人

黃怡:《憤慨》──菲利普羅斯小說的歷史懶人包
可能很少菲利普羅斯(Philip Roth,1933~)的書迷,讀完他的「美國三部曲」三大巨作之後,會把《憤慨》(Idignation,2008)放在其餘28本著作的優先名單,雖然這本書出版時,文宣攻勢還遠甚前述的那三本書:《美國牧歌》(1997)、《我嫁了一個共產黨員》(1998)、《人性污點》(2000)。一部質優的小說改編成電影,確實可以為原著爭取到更多讀者,《憤慨》(2016)就是個很好的... 閱讀更多
蔡嘉凌:跑啊!男孩!快跑啊!
蘇力克(Srulik)跑啊!他真的真的很認真地跑,不過,他不叫蘇力克,拜託!請不要這樣叫他。你若要幫他一把,就叫他尤雷克(Jurek)。還有還有,請記得他是在戰爭裡失去父母的孤兒,而且是信仰天主教的好孩子。▋逃避納粹,8歲猶太兒童大逃殺那年,1942年,勇敢的尤雷克,只有8歲,走過許多美麗的大草原,但是多數時候都儘量躲在森林裡,因為在陰鬱的森林裡比較安全。不過,當大雪紛飛的時候,任憑尤雷克多麼勇敢... 閱讀更多
蔡慶樺:我愛著、被囚禁著、全心工作著──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卡爾特斯辭世
如何可能抗拒對德國文化的愛?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匈牙利籍作家因惹.卡爾特斯(Imre Kertész),於2016年3月31日死於布達佩斯的居所。在這個他從不認為是自己家園的故鄉,他以87歲高齡安息。他是一個畢生熱愛德國文化的文人,雖然他用匈牙利文寫作,雖然他是匈牙利第一個、也是迄今唯一一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但是晚年很長一段時間都住在柏林,直到帕金森氏症影響他的生活,才搬回布達佩斯。他在80歲生日時... 閱讀更多
蔡慶樺:一切不會都徒勞無功──抵抗納粹的女性們
南韓、緬甸、德國的領導者都是女性,現在,我們也選出了一位女性總統。未來美國也可能選出一位女性總統。女性在世界舞台中的地位以及對歷史的影響力,近來成為媒體與政論節目的焦點。然而女性絕對不是在現代才具有世界歷史的重要意義,而是以往的歷史呈現方式偏好把焦點放在英雄式的男性個體,致使女性只作為男性偉大人物的點綴篇章,那些以其平凡生命寫下不平凡歷史的女人們,多半不被提起。例如,說起德國的納粹黑暗歷史,史家們... 閱讀更多
蔡慶樺:我們將生命獻給科學──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埃爾利希逝世百年
1915年是德國科學界豐收之年,因為愛因斯坦提出了廣義相對論;然而,這也是德國科學界悲慟的一年,在免疫醫學領域作出開創貢獻的諾貝爾獎得主保羅·埃爾利希(Paul Ehrlich),在這一年過世。今年,在聯邦健康部的主辦下,法蘭克福的保羅大教堂於11月22日舉行了逝世百年紀念儀式。法蘭克福歷史博物館亦策劃特展「砷與尖端研究:保羅·埃爾利希與一門新醫學領域的開始」(Arsen und Spitzenf...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曹祐嘉:和平依然遙遠,荒謬何時結束?觀《希特勒的孩子》紀錄片有感
今年8月28日晚上,公共電視的主題之夜播放了一部,本身是猶太大屠殺受害者後代的猶太籍導演執導的作品《希特勒的孩子》,這部片的特別之處在於,從被害者後代的角度拍出了「加害者後代」如何去面對普世的對於猶太大屠殺的譴責。影片中那些願意站出來探尋真相並以納粹後代的身分去面對歷史的人,或多或少面臨著與摯愛家人的衝突以及與自身家族的認同問題。有些人激烈的選擇絕育,只為了不要一直複製那背負著罪孽的姓氏,有些人選... 閱讀更多
【我的財經書架】蕭富元:歷史學家的記憶宮殿
20世紀出了兩個對後世影響深遠的左派歷史學家──霍布斯邦(Eric Hobsbawm)和東尼・賈德(Tony Judt)。霍布斯邦精研19世紀史,其史詩鉅作年代四部曲──《革命的年代》、《資本的年代》、《帝國的年代》、《極端的年代》──是解讀17世紀至今世界史最重要的歷史鉅著。賈德擅長歐洲思想史,他共四冊的《戰後歐洲六十年》,是了解現代歐洲必讀的經典作品。兩人都是歐洲猶太人,先後在劍橋大學研究歷史...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徐明慧:創造友善文化的契機─談對身心障礙者的認識與尊重
我投身研究「大屠殺(Holocaust)」已將近三年,曾經在研究過程中看過一張照片,拍攝於1942年的冬天,在巴黎某個公園的入口處,貼有一張告示牌,上面寫著「遊戲公園,兒童專用,猶太人禁入。」我參加了由楊玉欣委員辦公室主辦,邀請身障朋友代表們與各政府部門的「友善文化」會議。台北市心生活協會李麗娟理事長在會議中提到,今日仍有些公共場所門口掛有告示牌,寫著「禁止精神障礙者與狗進入」。最初聽見這句話時,...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殷志偉:從人種屠殺到物種屠殺的反思
在課堂上,社會學系高承恕老師曾對我們一群學生說:戰爭是人類的集體瘋狂。波蘭籍社會學家鮑曼(Zygmunt Bauman)則指出戰爭的另一面向:高度理性化的行為。綜合兩人所言,我稱戰爭為一種「高度理性化的瘋狂行為」。數量是關鍵,殺一人跟在同一時間殺百萬人,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以在二戰期間發生的猶太人大屠殺為例,大規模、系統性的種族屠殺,非得有高度理性的思考與周詳設計不可,如數十乃至百萬的被擄人運輸和...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