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讀者投書】黃子鑑:當激情過後
昨夜和我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現在在紐約念書的朋友討論有關服貿、有關我們自己的社會觀察、有關自己希望台灣的未來走向、有關他在紐約與我在中國的身邊人事物。那個時候應該他是下午三點多,曼谷已經清晨四五點了,我幾乎忘了隔天一早的會議與回成都的飛機,就這麼透過國際電話徹夜長談。我想說的是:語言其實是一種很膚淺的東西,語言的表面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溝通的兩個人腦海中是否有相似的資料庫,口說與文字其實就像poi...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黃俊凱:國際貿易與兩岸協議談判不是行政權的禁臠
馬英九總統日前把美國憲法當作對照組,說我們的憲法與美國不同,並沒有把國際貿易的權限歸給國會,這項權力還是屬於行政權,民間版的「兩岸協定締結條例」加入國會參與談判過程的權力,有立法權凌駕行政權的疑慮,違反憲法權力分立的原則,將造成權責不明、制度混亂。國際貿易協定和兩岸協議,在所謂「一中憲法」的架構下,是兩個不同層次的問題,否則我們不會除了有一個塵封已久的「條約締結法」草案之外,還需要另外催生一個「兩...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侯凱翔:資訊時代政黨的生存之道
太陽花學運,不只是反黑箱服貿的集結,可以說是資訊世代對於馬政府施政的高度不滿與集體焦慮,一次性的大爆發。我們還可以從資訊工具的應用、文宣體系以及對於數據認知的不同,觀察這場跨世代衝突的癥結點。首先,本次學運中我們可以看到太陽花學運成員,從大至網路直播功能、維持無線網路的流暢,小到募資網站的建立、到懶人包的製作,充分展現年輕人對於資訊科技的掌握能力。然而,戰後嬰兒潮世代面對資訊時代的衝擊,卻認為使用...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官曉薇:兩岸協定之公民參與和民主監督
在2003年「WTO世界國會會議」結束時,來自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的國會議員共同發表了一份聲明,宣告「由行政權專擅貿易政策的時代已經結束了」!由於各國的政府在簽署雙邊貿易協定和多邊協議時屢有黑箱、逃避人民監督的作為,各國國會都有共識應該對於行政權的相關權力加以更緊密的監督。而我國兩岸關係特殊,這次服貿爭議更顯示馬政府對於兩岸關係不惜違反民主和法治原則,以逃避監督的心態,因此兩岸貿易協定的人民監督,比...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侯智元:黑船入港──回歸現實,思考全球化為台灣帶來的根本改變
在太陽花學運進入一個「逗號」後,本以為將會暫時獲得喘息的社會大眾卻又回歸政治鬥爭的氛圍。恢復運作的立法院又重新走回程序杯葛,爭吵謾罵的老路線。學生、學者、傳統媒體及網路媒體則又將焦點轉至集會遊行的適法性。這次的群眾運動出現了明顯的癥結點。在不否定自由貿易的精神卻又對自由貿易的內涵認識不深。反對ECFA的程序正義導致論述無法強而有力的延續,而到後面的階段逐漸失焦成了「路過」跟「公民服不服從」的糾紛。... 閱讀更多
劉美妤:貿易從來不只是經濟──由TPP和亞太再平衡談起
四月十二日週六,反服貿學生代表魏揚和黃郁芬在紐約和當地學者、運動者及媒體人進行一場「從紐約到台灣:佔領運動與反全球化」論壇。魏揚在會中提出自由貿易實質上經貿「去管制」(deregulation)帶來的問題,包含環境保護法規、勞動法規、土地徵用法規會被視為「貿易障礙」等,而紐約在地運動者也談及資本集中化對勞工與其他弱勢族群的衝擊,這次對話點出一個在318運動主流論述中不受重視的問題所在:自由貿易背後...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宋佳玲:省思太陽花學運──回歸法律功能面思考
太陽花學運離開議場,出關之時馬上要面臨官司問題。先前不少文章就學生實踐抵抗權是否非得佔領國會討論,回歸核心無非是此舉到底具不具有「最後手段性」。我們暫且不談法條,把層次拉高來探討法律在此事件到底該發揮何種作用。● 法律的功能性法律的功能為保障人民權利、維持體制秩序及促進社會進步,其核心價值以公平正義為基礎。本次事件學界發表聲明盼行政部門對學運學生採寬容態度,法務部長卻罕見的發表聲明:「法律之前人人...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李隆祥:我們見解不同,但是還是好朋友──政策行銷與服貿爭議的思辨
學運預備退出議場,更深的價值探討才剛要登場。偶然地,與一位老朋友一起去中研院吃了一客50元的自助餐,我們都是慾望不高的人。餐桌上隨著電視的報導,我們交換了一些對服貿的見解,我驟然的發現,原來我們60歲的這一代,有一些人是這樣的解讀我們共存的世界!他沒看過服貿條文,但是他覺得學生侵入立院就是不對,如果縱容學生「違法」,社會不就亂了? 我們應當珍惜現有的民主機制,總統是直接民選,選上了就該聽他的──這... 閱讀更多
李永展:服貿爭議沒說的事──獨裁進化、全球化與永續議題
無論從未來的哪一個時間點回溯2014年春天在台灣所發生的一切,相信任何人都無法忽視這一場由青年世代所發動的反黑箱服貿狂潮對台灣社會所造成的影響。然而這一場運動並非偶然迸發的即興演出,而是在各種因素累積下的歷史必然。儘管當下聚焦的面向例如台灣國內的憲政民主危機、與中國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利弊,甚或過程中各種失焦的紛擾都有一個共同的背景:國家體制的失能與失序,以及馬英九政府對中國過卑、對台灣過亢的荒謬...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張婉昀:不用擔心我們的「就業危機」,請擔心自己的「產業危機」
《誰挺學運就等失業 胡幼偉:老闆絕不會用反體制學生》這篇新聞的出現,正好揭示了台灣民主停滯不前與企業體制之間的緊密關聯。看著這篇新聞,我們恍然大悟,這個世代的聰明年輕人愈來愈不喜歡進入位處台灣優勢地位的電子產業等大型企業工作,其實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民主與自由等概念的深化。這些精神早已深植年輕人體內。硬體製造的大型企業體,通常以非常嚴密的階層制,複製軍隊化的管理模式,人人不得違背主管的指令行事,... 閱讀更多
鄭志凱:企業家的公民角色
2013年6月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建議他的中國企業家朋友們: 在商言商,莫談政治。此一論調招引起許多議論,平素低調的女企業家王瑛便高分貝表示對柳傳志的說法不以為然,她不僅宣告她不屬於不談政治的企業家,還向所有的企業家呼籲:「是不是還能再有一些人,是不是還有一種可能,再更多一點承擔?這種擔當也許會超出企業家的責任?不僅僅是企業家的責任?」在中國大陸,公共論壇是一個敏感的禁區。縱然如此,王石、任志強、...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