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進大學不久的事。我在偶然的機會下,與一起上「基礎演習」課的同班女學生走進一家咖啡店。出身自大阪市內的她,點了熱咖啡,我也配合她,點了相同的東西。當咖啡端上桌時,她掀開裝糖的陶罐蓋,一邊用湯匙舀起砂糖,一邊問我「要幾匙」。我:「啊!5匙。」女同學:「咦!5匙?」我家嗜甜,因此就連喝咖啡也會在咖啡裡加滿滿5匙砂糖。對這要求,我一點疑問也沒有。接著,她提起裝牛奶的容器,問我:「要牛奶嗎?」我:「啊...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