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北一女高一女孩跳樓自殺的新聞,躍上新聞版面,不禁讓人捫心自問:到底什麼才是第一志願?我想起龍應台女士在《親愛的安德列》中,與兒子安德烈之間的一場對話:一天晚上,安德烈坐在陽台的椅子,背對著大海,手裡點著一支煙,「媽,你要清楚接受一個事實,就是你有一個極其平庸的兒子。」那是清晨3點。「你哪裡『平庸』了?『平庸』是什麼意思?」龍應台對兒子說。「我覺得我將來的事業一定比不上你,也比不上爸爸──你們...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