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第一志願

【投書】田育瑄:北一女新生跳樓事件的反思──停留在第一志願的15歲
最近的北一女高一女孩跳樓自殺的新聞,躍上新聞版面,不禁讓人捫心自問:到底什麼才是第一志願?我想起龍應台女士在《親愛的安德列》中,與兒子安德烈之間的一場對話:一天晚上,安德烈坐在陽台的椅子,背對著大海,手裡點著一支煙,「媽,你要清楚接受一個事實,就是你有一個極其平庸的兒子。」那是清晨3點。「你哪裡『平庸』了?『平庸』是什麼意思?」龍應台對兒子說。「我覺得我將來的事業一定比不上你,也比不上爸爸──你們... 閱讀更多
【投書】呂文慧:攻頂,能否求快樂?──從北一女新生跳樓事件談起
昨天上午我的手機響起Line通知聲,滑開檢視,同時看到北一女家長代表群組裡出現一條令人吃驚的新聞:一名北一女新生在早上7點多,被發現穿著制服在住家大樓外墜樓,送醫不治。警方在其住家頂樓發現書包和信封袋,上面寫著:「不用找我了,那就是我。」看到這則新聞,真是心痛又感傷。我的女兒6月才從北一女畢業,正要進入大學就讀;新學年開始,我都還沒從以前擔任家代的群組裡離開,卻在這裡看見一位高一新生猝逝。雖說北一... 閱讀更多
方格正:失敗者也能飛翔嗎?別讓未來的孩子,再走進「沒出口的絕望」
日前有位剛進入北一女就讀的女孩,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這類高材生輕生的消息時有所聞,輿論總是歸咎於課業──尤其是父母所給的壓力。然而,我認為自殺的成因往往是複雜的,單一的答案雖然簡單明瞭,卻也太過傷人,我無法去想像父母親所承受的痛苦。事實上不需要旁人的落井下石,自殺者遺族就已經夠痛苦了。自殺被稱作是對生者最猛烈的報復,遺族在其餘生中,注定永遠逃脫不掉自責與罪惡感:「為什麼我沒有發現徵兆?」、「都怪我不...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