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平冤計畫

黃怡:平冤計畫──他們如何逃過牢獄之災?
肯尼艾爾蘭(Kenneth Ireland,1970~)是1988年入獄的,他才18歲,因為被控謀殺、強暴、偷竊、闖空門四罪,被判50年有期徒刑。假使沒有假釋,他要到接近70歲才能出獄。媒體常以「失去自由」來形容在監服刑的犯人,但凡是關過的人,都知道他們不只失去自由而已,沒有自由,就等於失去自主的人生,而對肯尼而言,尚猶有過之,在牢裡他還差點失去一條小命。位於薩姆斯(Somers)的康乃狄克州矯治... 閱讀更多
黃怡:平冤計畫──O.J.辛普森案的貢獻(上)
大家都知道辛普森案(O.J.Simpson Case,1994),都知道他是戰功彪炳的美國前足球運動員,都知道他退休後轉棲娛樂界,名利雙收。他英俊高大、辯才無礙、人緣極佳。大家所不知道的是,到底在1994年6月12晚間大約10點,他有沒有殘酷的殺害了自己的前妻妮可布朗(Nicole Brown,35歲),以及剛下班另有他約、順路到附近為妮可送回她媽媽遺失在餐廳的一副太陽眼鏡的高曼(Ron Gold... 閱讀更多
黃怡:平冤計畫──O.J.辛普森案的貢獻(下)
上篇請見:黃怡:平冤計畫──O.J.辛普森案的貢獻(上)▍明顯過小的血手套證據美國警察順手栽贓的情形,是辦慣刑事案件的律師所週知的,尤其是煙毒犯,例如電視新聞常說,警方在臨檢時察覺可疑,上前攔車盤查,車內人下車後,突然褲子後口袋掉出一包毒品,或是嫌疑人突然將毒品拋到附近牆外、漁池或林中云云,其中有不少是警方明知對方為煙毒犯,但苦無證據之下的栽贓。警方或許嫉惡如仇,為求破案不惜一切,但是,這在刑事訴... 閱讀更多
黃怡:平冤計畫──希拉蕊史旺的非常上訴
如果不是挾著希拉蕊史旺(Hilary Swank,1974~)兩次奪下奧斯卡金像獎的餘威,在台灣很難看見像《非常上訴》(Conviction,2010)這樣的電影,1250萬美元製作費、970萬美元票房,表示它連在美國本地都沒有獲得影迷青睞。看法律驚悚片的是很特定的族群,犯罪本身的血腥污穢、法庭論辯的冗長曲折、平冤過程的岐嶇艱難等等,最後冤案或許得以昭雪,影迷的心情卻輕鬆不起來。想到周遭還有那麼多... 閱讀更多
黃怡:平冤計畫──驚悚小說家約翰葛里遜與他寫的故事
約翰葛里遜(John Grisham,1955~)有閱讀訃文的習慣,尤其是紐約時報的訃文,認為都是有備而來的傑作。那天是2004年12月9日,他匆匆掠過訃文版,一小則新聞引起他注意,標題是「隆恩威廉森(Ronald Williamson):逃過死刑,死於51歲」,旁邊是一張隆恩釋放那天在法院外面的照片,看起來有些茫茫然,或許是太高興了,不曉得到底是真的自由了還是什麼,圖說寫著:1999年4月15日...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