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文言文

【投書】夏鏡哲:宅男脫魯和文言文有什麼關係?
最近「文言文有沒有用」的討論很熱,大叔我出社會工作十幾年了,想說除了教育學術界、文化界的專業討論外,大家換個口味,由我這個業界人士也來談談文言文可以有什麼用?我從小就是個魯蛇,除了乖到有點懦弱以外,沒其他優點,所以注定了要想辦法脫魯,因為不脫不行。從小就被說笨,小學四年級開始成績不及格,小學五年級被霸凌,不敢還手, 其他魯蛇事蹟族繁不及備載。國中平均成績普通,高中聯考大概誤吃了大還丹,竟然意外吊車... 閱讀更多
【投書】蔡璧名:非要讓優勢翻轉成劣勢,來進行這場自廢武功式的國語文教育改革嗎?
昔年為了編龍騰版的《中國文化基本教材》,蒐集了亞洲各地區的國語課本。訝異在日本的國語課本中居然出現李杜詩,多年後相詢日籍漢學家為何李白杜甫詩大量出現在日本的國語課本?日籍學者朋友對我的疑問覺得疑問:漢學之於日文的影響這麼巨大,李杜詩歌這麼傑出,為什麼不呢?日本人甚且驕傲地說:敦煌在中國,敦煌學在日本!茶發明在中國,茶道在日本!圍棋發明在中國,關東、關西棋院和碁院在日本!除此之外,NHK電視臺多年連... 閱讀更多
【投書】陳康寧:學文言文有用嗎?
高中國文科課綱的文言文比例的爭議問題,正在台灣各界燃燒。文言文的篇數到底要不要刪除,背後牽涉了各種觀念、立場的角力,其中一個最切實的問題就是:文言文到底有什麼用處?這個問題,跟「課綱文言文篇數要占多少比例」或「文言文是否應該要列為高中生必修課」並不是完全相同的問題,但卻是緊密相關。支持文言文有用的人,不見得完全反對降低文言文的比例。若把空出來的時間拿去上基本司法課、民主討論課,即便認為文言文有用的... 閱讀更多
吳昌政:期待更好的高中國文課本──從馬華獨中的課本目錄談起
近日高中國文課本選文裡頭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的爭議持續延燒。從國語文教學的角度來看,背後隱藏著更重要的前提:課本的基本角色與功能是什麼?我們期待怎樣的國文課本?課本是課程內涵的容器。教師透過課本教材作為媒介,將學科知識、能力及素養傳遞給學生,並且落實更高層次的教育理念。當課程綱要與課程發展隨著時代不斷向前,課本教材的編輯思維與取材卻沒有同步調整,這是難以理解的事。筆者的觀點是:如果課本教材不變,則帶... 閱讀更多
【投書】張閏熙:日本高中生怎麼學「國文」?除了古典教育,也該重視白話文能力
近日課綱調整的論戰,重點都在「文言文比例是否應該調降」,目前仍未能凝聚一個共識。在這樣的僵局中,不妨觀摩一下其他國家的國語教科書,或許能讓台灣的國文課本找到自身的定位。在東亞,會學習「文言文」的,其實不只台灣與中國大陸,日本的高中生同樣要接受「漢文」教育,包括了中國與日本的文言作品。為此,筆者特別訪問一位東京大學的畢業生倉澤正樹先生,向他請教了日本國語教科書的編輯方式與教學目標。日本國語教科書版本... 閱讀更多
【投書】林冠宇:國文課的重點,能不能不再是「選文」?
文言文和白話文的比例爭執得沸沸揚揚,熱水燙燙,我也來下鍋泡泡湯。我的能力可能沒有其他文學大師或是老師們來得精闢有見解,只是個學藝不精的孩子,就先請見諒了。我們生活在一塊尷尬的土地,確實,從前在任何教科書裡頭,都有著太多意識形態,以全民都需要接受的「教育」來植入人心。最明顯的就是歷史課本、地理課本以及國文課本。我自己一直到大學才突然頓悟,原來以前的教育具有這麼多的意識灌輸。即便如此,我們並不需要全盤... 閱讀更多
蒲彥光:唐宋古文=封建古板?其實,他們跟你想的不一樣
最近看新聞發現,「唐宋八大家」成為教育議題,有課審會普高中分組委員、靜宜大學學生林致宇批評:歌頌唐宋古文八大家者,都只是在「造神」,文章傳遞的思想「並非現代社會所需要,更有可能傳遞封建、保守、古板的思想」。那麼什麼不會傳遞「封建、保守、古板的思想」呢?林致宇認為,新課綱理念本來就是要讓學生更知道生活的社會跟土地,與自己的關聯。台灣也有很多文言文,且貼近這片土地,「台灣文學對於現代社會的影響,遠大於... 閱讀更多
【投書】石玉師:文言文比例不是「中」「台」議題,而是文學教學議題!
乍聽到高中文言文比例想要維持在45%~55%,一般人往往第一直覺的反應會是:超過一半,太多了!但是回歸到高三必修國文學分減半的現況下,到底50%是幾課?答案是:30課。經典古文40篇、核心古文30篇。聽到30這個數字,是否代表維持以往的傳統,沒有變化呢?不是這樣的。一線國文教師一定能夠理解,核心古文30篇都是文言散文,並沒有韻文。而108課綱所談的30篇,也就是50%的文言比例,是包括文言文、古典... 閱讀更多
【投書】李佩蓉:迷信能力指標,無怪乎讀不懂國文課──讀朱宥勳〈找到能力指標,就不必迷信經典了〉有感
「國文課如何可能?」難得有這麼多人一起想像!尤其參與討論的都是「文人」,筆力交鋒所蓄積之能量,蔚為大觀。近日讀朱宥勳〈找到能力指標,就不必迷信經典了〉一文,頗有感觸。身為支持文言文教學比例的在線國文教師,想以此文談談一邊參與論戰、一邊身在實際教學現場的一群國文教師,在此番風波裡的「處境與感受」。▍深信能力指標也是一種「迷信」在遠離教學現場的議題論爭裡,國文課,是哲學家「面無表情」的純理性思辯論題;... 閱讀更多
【投書】何儒育:在高中必修文言文爭議中,勾勒出那條「經典線」
高中國文必修選文是這次課綱爭議中關鍵的一環;到底哪些選文適合作為高中必修課文?為何高中國文教師對投票出來的那幾篇選文接受度不高?在討論選文之前,我想起賴和的一首詩〈讀書〉:昔時我讀書,但究書中意。以謂古人言,天下無二理。每每希前賢,只望得相擬。喃喃諷誦間,瞬息十年矣。細讀細玩味,亦只如此爾。琳瑯滿行間,大都欺人語。昔時每語人,古人實幸爾。今日再細思,古人非吾比。賴老善寫古詩,眾所周知;高中有段時間... 閱讀更多
【投書】潘秋丰:文言文之爭?懂得感受歷史文化,才是教育的關鍵
日前拜讀了何則文先生撰寫〈誰說文言文一定是中國文學?讀古文,也可以國際化!〉一文,何先生提到古文可以作為理解──至少在東亞──世界的一種方式,文中認為,文言文並非只有中國才擁有的文字,而是古代東亞共同的語言,似乎在否認文言文並非是中國的傳統,包含文中提到的儒學思想,也是屬於東亞各國的。這一觀點何先生的用意是在強調,文言文是東亞文化的共同基礎,不是只有中國能獨自擁有的。這一說法大致沒錯,然而卻忽略了...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