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文言文

【投書】黃琬瑜:對15篇高中文言選文的淺見與牢騷
吵吵嚷嚷了3個月,未來的高中國文15篇文言選文已於10月29日底定,一切煙硝喧騰彷彿隨之落幕,連新聞的關注度也大不如前。縱觀討論與決選過程,這15篇是文學經典與意識形態諸多角力下的產物,並非全然是去蕪存菁或披沙揀金後的必讀佳作。從30篇到15篇,考量須涵蓋非韻文的各體代表文章,不少好文多因時代名額有限而被割捨犧牲。當然,國文教學不等於文言文教學,高中國文在讀寫訓練與應用之外,還要進階到高層次的文學... 閱讀更多
【投書】郭正平:回應夏逸平先生〈作為政治問題的文言文〉
看完中國旅臺留學生夏逸平先生這篇〈作為政治問題的文言文〉評論,非常同意其中語言作為「文化資產」的論點。文言與白話均有其優美之處,而「刪去文言文」的最重要目的並非在於教育與實用性,而是在於排他(尤其針對來自中國文化的殖民)主義與重塑臺灣自我主體性的雙重手段,在這場語言文化的角力之中,確實和中國當今排斥西方文化元素的論述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然而,從來民粹意識的「殺菌(將外來者皆視為侵略而忽略融合)」手段... 閱讀更多
許暉林:當「經典」不再經典──跳脫舊課本,打開文學教育的更多可能
高中國文課本文白比例以及篇目選擇成為新課綱審議的焦點。多位院士與重要的文學學者發起了連署,呼籲暫緩文言課文比例調降的決策;然而同時也有多位作家發起連署,呼籲增加臺灣當代白話文學比例。一時之間,臺灣社會彷彿遭受100年前中國五四文言、白話之爭的鬼魂附身。這次的選文爭議,當然與決策過程是否周延有很大的關係。但是,無須諱言,其中牽扯更深的還是臺灣當前的政治意識形態與文化認同等更為深層的問題。我無法在短短... 閱讀更多
【投書】夏逸平:作為政治問題的文言文
文言文的調降爭議延燒了一陣子,最終仍然維持在45%至55%之間。看上去是文言文派的勝利,但在我看來,對這個議題的討論本身就已經揭示出其中潛在的危機。很顯然地,對文言文的比例進行調降在當今重視中華文化的中國大陸是一件不可能發生的事。就算發生,也僅僅是作為一個教育問題而出現。然而在台灣,調降文言文不僅作為「爭議」出現了,而且從本質上講並不是作為教育問題,而是作為政治問題出現的。▍文言文與背後文化的不可... 閱讀更多
【投書】楊子霈:國文課本選文,只是各方能接受的「最大公約數」
文白比之爭使得國文課本選文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其實編選國文課本需要考慮的因素很多,符不符合課綱、文學史脈絡、大考中心命題原則、篇幅、師生及家長接受度、文類性別族群主題的平衡、由淺而深的難易度編排……等等,難免顧此失彼。國文課本選文只是學者、老師、學生、家長、社會各界等各方都能接受的「最大公約數」,勢必不能讓任何一方都完全滿意。比如2010年我曾寫過〈九五課綱各版本國文課本的現代小說選文檢視〉,其中... 閱讀更多
【投書】顧世瑜:語文教育的天真與殘酷
語文存在(續)的目的,亦即國民義務教育最應培養的閱讀能力、理解能力、表達能力、溝通能力。從這幾年頻頻不斷的教改,可以窺見教育部乃至社會大眾的焦慮和訴求,期待國高中的語文教育能夠一步步脫卻制式桎梏,幫助學生醞釀出百花齊放的姿態。這件事在其他國家(例如最常被提起的芬蘭)似乎更能夠施行使力,但為什麼在台灣教育現場就動彈不得,甚至不少相關文章下方的討論留言不時出現——「台灣教育,不意外」、「鬼島只會打壓創... 閱讀更多
【投書】禿驢仙貝:國文教育,你要的是尊嚴、利益,還是意義?
台灣的國文教育究竟有多失敗,看看批踢踢的八卦板就知道了。如果12年國教的考試和教法都不改變,即使將課本的幾十篇文言文全改成九把刀方文山,也只是為網路世界帶來更多的廢文製造機而已。說到底,難道學生有在綠豆糕、我愛鳥裡頭學到更多東西嗎?姑且不論這些白話選文本身的優劣,在考試主導教與學的前提下,不少雀屏中選的白話課文,不是看起來足夠醇雅中正,就是至少也應顯得無傷大雅,才能讓教師學生家長民眾都能表現得皆大... 閱讀更多
【投書】謝世宗:學文言文對白話寫作有幫助嗎?其實學英文,對中文寫作也很有用啊!
學習文言文對白話文寫作有幫助嗎?老子說「禍福相倚」,世界上的事情往往沒有絕對的好或壞。上述問題的答案同樣也不是那麼簡單的「有」或「沒有」,而是「不一定」或「看情形」。就如同「人參可以強健體魄嗎?」中醫的回答也是「不一定」。對氣虛體弱的人,人參可以補中益氣,但對身強體壯的人來講,多吃人參反而有害無益。即使是氣虛的人,人參也不是什麼時候都可以吃,如感冒的時候就不宜。所以,學習文言文對白話文寫作有沒有幫... 閱讀更多
【投書】周鄭州:我們需要怎樣的國文教育?
最近「國文課綱」再次引起爭議,我們能否撇開文言/白話比例的爭論,問一個最本質的問題:如果我們能再活一次(如同我們的小孩一樣),我們會希望有怎樣的國文教育?先從一個極端不同的例子來看,歐美的語文教育常常甚至是沒有課本的,他們的教材常常就是文學經典。這樣的閱讀量其實大大超過我們的課本。他們可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的文學,正是他們文化中的精髓,而這種文化一直到現在都持續不輟。舉例來說,《傲慢與偏見》、《包... 閱讀更多
【投書】黃敏警:文言文不死,只是逐漸老去
文言文在新課綱應該保有多少比例?這個問題的另一個提法,其實就是:文言文在台灣中學校園還有存活的必要嗎?▍文言文的「有用」「無用」論眼下台灣民粹慣從有用無用的觀點檢視事物存在的價值。學科安排的考量,沒敢說出口的潛台詞,其實就是「這對升學有用嗎?」「這對將來的出路有用嗎?」功利的照妖鏡一旦戴上,該死該活可以當下立判。文言文如果是古人的語言,等於是死人的語言,哪裡還需要放進中學課程?文言文誠然是古人的語... 閱讀更多
【投書】吳翠松:文言文的內容問題,只是盜賊用來吸引看門狗的一塊肉!談媒材的取捨與建置
近日來有關高中課綱文言文比例刪減議題,引發各方討論。不少人從文言文內涵中所含的傳統思維或文學之美進行批判、或主張該持續保留,亦有學者從文言文在當代的使用性進行省思。由於涉及的不只是內容,還包括媒材文體的取捨,在此筆者想引介「媒介發展史」及其與文學和思維技能的關係,提供課綱制訂者或教育從事者一個不同的思考方向。▍早期「口傳文學」的記憶思考模式如果我們翻看世界文學史,可以發現文言文中的(史)詩是個重要...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