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以為,台灣戒嚴時期有「懲治叛亂條例」等相對於普通刑法的特別法,政治迫害案必然都是由軍事法庭審判,但是錯了,不少這類案件曾在司法審判體系中進行。例如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除了當局認為情節重大者8人以特別法起訴、判刑,另有37人是以刑法罪名起訴、判刑;再例如1988年的520事件,96人全部以刑法起訴,最後有19人判刑。說穿了,該案就是為了遏阻社會運動壯大的政治迫害事件。這些司法體系審判的政治...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