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布蘭雖然野心勃勃,但他也是個宅男。據知,他從萊登搬到阿姆斯特丹後,餘生幾乎不曾離開過。不僅如此,他的許多畫作交易都侷限在市中心一個非常小的區域,實際上不過幾個街區。他最初住在布里街上的范尤倫堡學院(Academy of Van Uylenburgh),第一個大型委託案是在幾分鐘路程外的解剖教室進行。與他家大門只有幾步之遙的是阿姆斯特丹一支公民守衛隊的集會廳(Kloveniersdoelen)。這...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