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我會記得與人握手的時候他手的溫度、手的質地和使用的力道。且不論學理中手掌演示著人全身經絡的健康等等,我相信碰觸是累積感受很重要的渠道,含蓄又準確。那些柔滑的、粗礪的、尖刺的、不滿微微凸起的紋路的生命都會在指尖的碰觸中被深深記得,你能讀出這些訊號,不需言語就能靜靜感受這個世界。我會這樣記住一個人,因為我也有一雙手。 ▋我的記憶經過數十年,我依然記得彼時的恐懼。父親經商常常十天半個月不見...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