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開車,不會騎機車,除了步行和腳踏車,就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捷運和高鐵出現之前,短距離靠市區公車,長距離靠客運。包括小時候回阿公阿嬤家搭興南客運,回哈馬星外婆家搭公路局,長大離家讀書之後,南來北往靠國光號,台北車站往返淡水則是靠指南客運,指南客運司機幾乎人人都可以在大度路飆車,想像自己是F1賽車手。從小就知道自己不擅長應對路況,走路或騎單車的時候,巷弄倘若竄出小貓小狗都可以讓我慌張到自撞或「犁... 閱讀更多